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天剑诀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峙榛    阅读次数:3012    发布时间:2019-09-08

话说嵩山少林,此刻已是一片死寂,这主要是一群黑衣人的到来所致。事实上,自从那天郝辉师徒于山路上发现一个被化骨神掌致死的江湖人士起,嵩山少林便迎来了一场空前绝后的灾祸。由于嵩山少林寺在江湖中代表着正义的化身,故此掌控着众多黑衣人的魔龙教教主方浩决定先以这个基点作为突破口,在他认为只要嵩山少林里的众僧带头向他所领导的势力表示臣服,那么对于一些江湖上举棋不定或者见风使舵的门派来说,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很大的震慑作用。
   然而,凡事儿都必须要有两手准备,有门派向自己表示臣服那自然是件好事。可嵩山少林毕竟是千年古刹,而且其间更是高手如云,更何况他们个个都是铁骨铮铮的热血男儿。在与嵩山少林主持方丈慧贤大师谈判无果后,魔龙教教主方浩便亲自上阵,并集合了下辖四个分舵的手下对其展开了一系列猛烈地攻击。经过一天不懈的奋战,他们终于把嵩山少林这个正义的武林化身推翻在地,尽管这次魔龙教损失大半,但在方浩看来仍是一次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胜利。
   当郝辉师徒骑马到达嵩山少林时,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座传说中的“死寺。”而率先发现这个异常的是孙老前辈,因为一路而来,他并未见到一个上山或者下山而去的香客。基于这个反常的举动,孙老前辈作了一个这样大胆的推测:嵩山少林定是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甚至有可能会从此退出历史的舞台。
   ……这时,郝辉师徒骑马在嵩山少林大门之前的一片树林停了下来,却发现大门敞开着,并无一人把守。郝辉见状,便有些担心地说:“师父,难道事情与您预料的一样?”
   孙老前辈听了,蓦地一阵五味杂陈,只见他叹着气讲:“希望还有人活着,走吧,咱们这就进去一探究竟!”
   说话间,孙老前辈已从马背上下来站于地面,随后只见他找了一棵大小合适的树把缰绳拴了起来。郝辉自然知道对方这是何意,他刚准备下马,便觉得自己的身体像被什么东西拖住似的。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位农家姑娘正紧紧地抱住自己,那样子可爱至极。瞧着实在没法,郝辉便轻声说了句:“姑娘,麻烦你将手松开一下,咱们下马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大概是那位农家姑娘还沉浸在刚才一路上郝辉骑马的英姿当中,也或者在她看来,骑马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出于内心的害怕,所以这才将对方抱得紧紧的。见那位农家姑娘仍旧没有任何反应,郝辉只好试着用手去触摸对方抱紧自己的那双手儿,在两手触摸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一阵内心的酥软,不由得心跳加速起来。而那位农家姑娘估计也感觉到了什么,便迅速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并傻傻地望着对方。郝辉见状,于是便笑着说:“姑娘,咱们下马吧,我与师父还要进入寺内查探一番!”
   那位农家姑娘没有说话,而是笑着点了点头。而一旁的孙老前辈见了,忍不住在心里笑道:“嗯,看来他们两人有戏,真希望他们两人能够走到一起,如果有一天我到地底见了他们的父母,也好有个交代!”
   将马拴在一旁的树下后,郝辉三人就直往嵩山少林的大门走了进去。谁知,走了没几步,郝辉竟在大门右侧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具僧人的尸体,于是他大喊:“师父,您快看!”
   孙老前辈见状,就快步走了过来,他试着去探了探对方的气息,在无果后,便禁不住摇了摇头。紧接着,只见他郑重地说道:“姑娘,往下你可能会看见更多的尸体,你怕吗?”
   那位农家姑娘听了,于是笑着回了句:“没事儿,只要有这位公子在,我一定能够挺住!”
   孙老前辈闻罢,也不好多说什么。接着,一具,两具,三具……突然,郝辉发现了一位身着黑衣斗篷之人的尸体,于是又大喊:“师父,您快看!”
   孙老前辈听了,则一脸凝重地讲:“不用了,我这里也发现了一位黑衣斗篷之人的尸体。这次,嵩山少林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如果没有其他门派的尸体,那才奇怪了!记住,咱们这次是看看有没有活口,有的话也好与嵩山少林留下点儿可以发扬光大的血脉!”
   郝辉闻罢,觉得此事容不得自己任何一丝的马虎,便铭记心中。
   紧接着,又是一具,两具,三具……总之,整个嵩山少林都是一片狼藉的景象,只见四处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尸体,而在一番激烈的打斗过程中,一些殿内的物品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
   寻了不久,郝辉三人已然来到寺内的大雄宝殿之中,在那尊大佛的背后,郝辉发现了一息尚存的主持方丈慧贤大师。于是,他暗运内力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对方体内,以求护住其心脉。这时,孙老前辈朝这边走了过来,就在他俯下身姿的时候,慧贤大师微微地艰难地睁开了双眼,嘴里用极其低沉的声音说道:“孙老前辈,这两位是?”
   孙老前辈见状,便认真地讲:“这个是我的徒儿郝辉,那位是我们前往嵩山少林路上救下的一位姑娘!”
   慧贤大师听了,于是郑重且断断续续地说了句:“孙老前辈,贫僧,贫僧拜托你一,一件事,这次魔龙教,死而复生,定会为江湖,江湖带来一场浩劫。答应我,帮我寻回云游四海,四海的慧能师兄,让他一定,一定要重振嵩山少林,少林的昔日雄风!”
   孙老前辈闻罢,便紧握对方的手儿说:“放心,我一定帮你完成这个未了的心愿!”
   这时,慧贤大师喘了一口气,轻声地讲:“少侠不必为贫僧,贫僧输送真气了,我知,我知自己的大限已到,已到,之前,这口气尚未,尚未落下,那是因为心中,心中还有未完的,未完的嘱托,现在我可以,可以安心地走了!”
   郝辉听了,心中一阵失落不已,本来他想说点什么的,奈何对方的身体向一旁倾斜而去。于是,郝辉收回真气,准备去扶起对方,再探气息时,才知已经没了呼吸。
   就在此刻,孙老前辈叹着气说:“既是嘱托,总得有个信物,不然,谁会轻易相信咱们?”
   刚才的一番话,十足提醒了一旁的郝辉,于是他在已逝慧贤大师的身上摸索着,希望可以找到一点有用的物品。可,搜寻了一阵后,随之而来的仍是失落的音符。
   见这情形,在郝辉身旁的那位农家姑娘便向四处望了望,当目光停在大佛与地面那个狭小的空隙中时,一串不大的佛珠俨然呈现在她的眼前。于是,她将那串佛珠取出拿在手中,而后,面带笑意地讲:“兴许咱们可以用它一试!”
   孙老前辈闻罢,也随之一笑,他说:“没想到你这丫头还是个机灵鬼!”
   郝辉见状,他则笑着讲:“姑娘,这串佛珠你就先收着吧!”而后,他叹着气说:“师父,这里那么多尸体,咱们还是先将他们各自埋了吧!”
   孙老前辈听了,也叹着气说:“是啊,还是先让他们入土为安!”
   由于寺内的尸体较多,郝辉师徒便决定在其后山的一片树林里先挖两个大坑,一边埋寺中死去的僧人,一边埋那些死去的黑衣人。而这时,那位农家姑娘不知怎的,心头涌上一阵无名的胃酸,终是忍不住了她便急忙跑到一旁狂吐起来。这让郝辉师徒见了,都禁不住一阵笑意,那笑意仿佛在说:“姑娘,都怪自己逞强吧,之前,劝你不要一同进入寺内,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时间在光影的蜕变中不断前进,这期间,郝辉师徒又要抬尸体,又要挖坑,可谓是忙得不可开交。倒是那位农家姑娘比较懂事儿,尽管她受不了那么多尸体所带来的血腥与恐惧,但只要自己神情稍稍回复一些,她便拿起由寺中后院找来的铁铲和锄头挖了起来,这在很大程度上帮了郝辉师徒一个大忙,并且时间还提前了不少。将僧人们的尸体与黑衣人的尸体埋好后,郝辉便在其不远的地方挖了一个浅坑,这个坑主要是为慧贤大师所挖,因为他毕竟曾是嵩山少林的一寺之主,身份不同于其他僧人,为了便于区分和祭拜,他这才作了如此决定。
   将慧贤大师埋好后,郝辉便靠在一颗树下歇息,怎料躺了一会儿竟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朦胧中,郝辉感觉有类似水珠的东西滴在自己脸上,他本以为用手擦擦就好,哪想那水珠仍旧不依不饶地又滴了一通。潜意识里,郝辉心里在想:“会不会是下雨了,如果下雨的话,咱才不愿当落汤鸡呢!”
   当郝辉想到这里的时候,下意识里便醒了过来,在他睁开双眼要去探寻的瞬间,一张可爱且绯红的脸颊出现在他面前。原来发生刚才的一切那位农家姑娘有关,她见郝辉师徒着实比较辛苦,就自告奋勇地去将放于马背上的食物和水拿了过来。当时,孙老前辈也在歇息,给了对方一份吃的后,她便来到郝辉躺着的那棵树下。她见郝辉已然睡着,就鬼使神差地将水袋的盖子打开,而后,小心翼翼地把水袋倾斜到一定角度,只待那水慢慢流出来滴在对方脸上。看见眼前的这一切,郝辉内心一阵哭笑不得,他只好在对方鼻梁上轻刮一下以示惩罚,随即轻声说:“好你个小妮子!”
   这情景让一旁的孙老前辈见了,忍不住在心里又是一阵偷笑。紧接着,饭饱力足的他见着天色已晚,便伸了个懒腰说道:“徒儿,咱们今晚恐怕要在此歇息一宿了!”
   郝辉闻罢,于是无奈地讲:“师父所言极是,咱这就去将马牵进来!”说完,他便起身前去。
   那位农家姑娘见状,也笑着说:“前辈,我们去去就来!”
   两人走后,孙老前辈便独自来到专供路人歇息的一间偏房内,由于此时的光线比较黯淡,他将那盏借以亮光灯笼里的灯芯点燃后,整个房间霎时变得亮堂堂起来。因为一会儿要在这里歇息,孙老前辈就把一些比较凌乱的地方收拾了一下。考虑到男女有别,孙老前辈就去了隔壁那间偏房,将那里收拾好后,郝辉和那位农家姑娘便出现在他的眼前。这时,只见郝辉以恭敬地语气说道:“师父,真是有劳您了,这些应该由我们来做的!”
   孙老前辈听了,于是笑着讲:“没事儿,我这把老骨头活动活动总有些益处!”
   一旁的那位农家姑娘见状,便笑着问:“只是不知小女子将在何处歇息?”
   孙老前辈闻罢,他捋了捋胡须便如此回应:“我已经将两间挨着的偏房收拾好了,如果姑娘不介意的话,就自己选一间吧!”
   话音刚落,只见那位农家姑娘客气地说道:“还是算了吧,我觉得哪间都差不多,干脆就这间吧!”
   今夜的月色出奇地美,只是不知道它是在为嵩山少林那些死去的众僧照亮去往地底的路途,还是在为这寺内两个年轻人的相识而喝彩。婆娑的月影下,寺内一片静悄悄的,此时,郝辉和那位农家姑娘不知为何一直无法入睡,他们便一前一后出现在一个不大的走廊里。由于两人有着相似的经历,他们已经将对方当做心中的知己,以此来倾诉深埋在内心深处的那份苦楚。也是自那刻起,郝辉得知了那位农家姑娘的芳名,她叫如燕,本家姓耿。母亲生下她时,由于难产便早早离开了人世。之后,她便与父亲相依为命,直到两年前家乡遭遇灾荒,为了活命,他们只好远离故土来到了此地。不巧的是父亲偶感风寒,加之路途中的劳累与奔波,由于无钱医治,父亲的病便越来越重,结果只能含恨而终。为了能够尽下最后一份孝道,让父亲早日入土为安,无奈之下,她只好出此下策,这也就有了今日在大街上与郝辉师徒相见的那一幕。
   听完如燕的这些话后,郝辉竟想不起用什么语言来安慰,兴许是自己也经历了一场与亲人的生离死别,故此他的神情有些呆滞。由于夜已变得很深,加之明日还要急着赶路,郝辉和如燕只好回到各自房中歇息安睡。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tongrenzuojiawang@163.com 


您是本网站第 2957985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