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天剑诀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峙榛    阅读次数:3011    发布时间:2019-09-08

窗外的雨不知何时止住了它匆忙的脚步,几缕柔和的月光像是在诉说一段传奇故事,让人看了隐隐中多了几分娇媚。这时,孙老前辈不知怎的从梦中醒了过来,他见郝辉正躺在一旁的床上发呆就禁不住说道:“徒儿,你怎么不好好歇息,明日咱们可要急着赶路呢!”
   郝辉见状,遂回过神来回了句:“师父,我感觉咱们好像遗漏了什么似的,总有些不对劲儿!”
   孙老前辈听了,于是饶有兴致地讲:“徒儿,那你就给为师分析一下到底哪里不对?”
   郝辉闻罢,便认真地说道:“师父,情况是这样的,咱们这次遇见的这些黑衣人,功夫那是差得要命,可问题就出来了,那个能够使出化骨神掌的人究竟是谁?”
   话音刚落,孙老前辈的神情不免紧张了几分,姜毕竟还是老的辣,他略略定了定思绪后,就振振有词地讲:“是啊,徒儿,你分析得非常精准,其实我也非常纳闷儿!现在经你那么一说,我忽然想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化骨神掌是何等邪恶的武功,而且练就这样的武功必须是内力深厚之人,如果他在我们面前出现的话,那咱们可是凶多吉少!
   突然,郝辉好像想到了什么,只见他大声说:“师父,如果情况与您说的一致,那咱们很有可能还会陷入一阵恶战之中。你想咱们这次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一旦他们发现情况有变便会蜂拥而来,毕竟咱们只有两人在场,要是他们再以车轮战术应对的话,那后果定是不堪设想!”
   一听这话,孙老前辈遂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只见他一个猛地起身,边穿衣裤边说:“徒儿,我看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必须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郝辉没有说话,便跟着照做,他在另一间屋子里拿了几个仅剩的葱花饼后,就直往拴着马匹的地方走去。这时,孙老前辈也来到他的身旁,随后两人飞身上马,趁着月色疾驰而去。两人刚走不久,一群潺动的黑影便朝郝辉家的所在地靠了过来。
   这时,另一个身着黑衣斗篷的带队之人率先进入院中,于四周看见一些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他不由得心中一阵大怒,但依然心存侥幸地吩咐手下看是否还有活口。然而,得来的答案却令他非常失望,据手下的人讲:“他们的同伴除一人是由后背刺入致死外,其余全是一剑封喉!”
   当那个身着黑衣斗篷之人得知这一惊人的答案后,不禁心头一震,他甚至在庆幸自己并未与之前同伴所遭遇的那股劲敌而交手。由于事出突然且万分紧急,那个身着黑衣斗篷之人便吩咐一个叫黑鹰的手下,将这个消息用信鸽的方式传至第七分舵。同时,为了能够使自己心中的仇恨得以变相地释放,他让其余的手下每人准备一支火把,只听一声令下,郝辉的家便瞬间笼罩在一片熊熊烈火之中。这还不算,那个身着黑衣斗篷之人,应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亦或者他的天性就是如此,他竟让手下将村庄的所有房屋全部烧毁。不仅如此,当那个身着黑衣斗篷之人看见这些所谓的杰作时,还忍不住发出一阵狰狞的笑意。
   大概行了一个多时辰,这时,遥远的东方太阳露出了它微笑的脸庞。一路上,郝辉师徒没有做太多的停留,其主要原因是他们担心被那群十恶不赦的黑衣人追上,进而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可能是发现了什么,隔着不远的距离,骑在马背上的郝辉便禁不住大喊:“师父,您看,前面好像有个镇甸!”
   这时,骑着另一匹马的孙老前辈听了,只见他浅笑着说:“徒儿,你说得一点儿没错,这个镇甸叫柳林镇,咱们先进去稍事歇息补充一下体力。另外,我见这里离嵩山少林没有多少路程,一会儿咱们仍旧骑马,希望可以赶在那伙黑衣人之前到达!”
   说话间,两人已不知不觉进入了柳林镇,这个镇甸不算很大,也算不上繁华,因为是在清晨,所以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两人行了不久,突然孙老前辈在一块写着“聚缘客栈”的牌匾处停了下来,随后只听他说:“徒儿,咱们就在这家客栈稍事休息,你看如何?”
   郝辉见状,于是便笑着讲:“既然师父已经决定,那咱们这就进去吧!”话音刚落,只听他又大声喊道:“老板,麻烦来一位伙计,将这两匹马暂时照看一下!”
   其实,客栈老板早已看见郝辉师徒,只是当时有几位客官正在陆续结账,就没来得及与他们打招呼。这不,他刚腾出手来,就听见郝辉的喊声,于是提高了嗓门说:“李四,去将两位客官的马牵到咱们客栈备用的马棚里!”紧接着,客栈老板便走了出来,他在郝辉师徒跟前停下脚步,并客气地讲:“两位客官,里面请!”将两人领进客栈后,客栈老板便征询着问:“不知两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郝辉听了,于是笑着讲:“老板,我们打尖!至于吃的嘛,给我们来两个实惠的炒菜和一个汤菜,最后再加上二两“女儿红”即可!”
   说完,他便从随身携带的钱袋里掏出一颗碎银递了过去,而后叮嘱道:“老板,钱我已付清,你就照着这个份量看吧!”
   客栈老板见状,依旧客气地说:“没想到二位客官竟然那么爽快,行,我这就吩咐厨房把好酒好菜弄来,还望你们稍等片刻!”
   由于客栈里人多嘴杂,郝辉师徒就选了一个位置比较清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两人坐下之后,就再没言语,这期间一位店小二提着茶壶给他们各自倒了一碗水,除此之外,还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一份花生米来打发时间。
   不一会儿,酒菜皆以上齐,郝辉师徒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两人吃的时候,客栈陆续来了一些人,当然这些都与他们无关。
   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估计是酒足饭饱,郝辉便放下碗筷走到客栈老板的柜台前,只见他笑着说:“老板,劳烦吩咐一下伙计,将我们的马牵来!”
   客栈老板见状,就猛地吆喝了一声:“李四,去将二位客官的马牵来,他们要急着赶路!”
   两人正说着,孙老前辈也来到了柜台前,他顿了顿喉咙说:“走吧,咱们到店外等候!”
   郝辉觉得对方说得在理,师徒两人就一前一后往外走去,没过多久,那个叫李四的人便牵着马出现在他们面前,并客气地说:“两位客官走好!”
   这时,郝辉师徒接过对方手中的缰绳,嘴里同时回了句:“有劳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tongrenzuojiawang@163.com 


您是本网站第 29579693 位访客